那些花儿

身为土生土长的德州人,每年的赏花都有了固定的模式。三月初,春寒料峭之时,实验小学西栅栏和中心广场南侧的迎春就已悄然绽放了。星星点点的,并不起眼,可是怎么办呢,毕竟是“清寒疏落何妨冷,浅笑迎春第一枝”啊。“我抢了先,先来到,到的早,早不如巧……”若晚了,那一点点明黄就成了百花的点缀。

天气渐渐暖了。杏花、山桃都露出了笑颜,在州城的街巷随处可见。三月中旬,我心心念着的玉兰终于盛开了。在德州,玉兰并不多见。市银监局大门外有几株玉兰树长得极好,花开之时摇曳生姿,见之忘俗。

到了三月末,海棠和碧桃也开了。笔者所在的市生态环境局楼前有一株洒金碧桃,一花两色,粉白相间,分外娇艳。北宋理学家邵雍曾有诗曰:“施朱施粉色俱好,倾国倾城艳不同。疑是蕊宫双姊妹,一时俱肯嫁春风。”将其比喻成珍品牡丹中的“二乔”,可谓美的独树一帜了。

四月初,那就是樱花的世界了。德州本地樱花种植并不多。和玉兰、碧桃不同,单株的樱花说不上有多美,但如果几百棵上千株,怒放成林,那感觉就不一样了。这几年武汉大学成了国内赏樱的网红之地,其实要论文化底蕴,赏樱的首选还是有800多年历史的北京玉渊潭公园。二十余个品种、两千余株樱花繁盛烂漫,灿若云霞,是春日里不可错过的花的盛宴。

到玉渊潭赏樱,是老北京人的踏青传统。清明时节,风和日丽,园内熙熙攘攘,游人如织。古人曾用“若待上林花似锦,出门俱是看花人”来反衬早春的清幽之美。可是,再美的花儿,没有了赏花人的爱惜欣赏,也失之寂寥了。

谷雨时节,还有一场隆重的花事,那就是我们的国花牡丹。赏花,也是需要仪式感的。看牡丹,当然要去洛阳。从州城出发车程将近7小时,但是为了一睹国花真容,也是值得的。甫一进洛阳城,道路两侧、街心公园,随处可见牡丹的芳姿。在别处少少几株就要郑重其事围起来收取门票的名花,在这里却真的是飞入寻常百姓家了。

立夏前后,终于等到蔷薇花开。东地大街宏力小区院外,满墙满架的蔷薇开得肆意张扬,是初夏时分的绝妙风景。

东风且伴蔷薇住,到蔷薇、春已堪怜。蔷薇,是春天开得最晚的花了。此时绽放,恰似向春天做最后的告白。此后的花儿开得再热烈,也多少有几分萧瑟的意味了。(赵晶)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幸运28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pk10代理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