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小说 | 捡了个小孩

捡了个小孩

文|许元山

盛夏的一个周末,大川小两口正要吃午饭,正巧妻子娟子的姑父来了,两人赶紧收拾碗筷,端上水果下上茶。娟子说,姑父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俺好有个准备。姑父说,上午来买鸽笼,本想接着赶回去,车出了毛病,正在修理,所以就来了。娟子说,怎么俺姑没来啊?姑父说,家里收鸽子,离不开。娟子说,咱们去饭店吧。姑父说,要去饭店就不来了,没外人,说说话,简单地整点菜,有啥吃啥。娟子说,那行,大川你去买点菜吧。

娟子的老家在本县李庄,娟子爸一共姊妹俩,爸小时候一只胳膊受过伤,干不了重活,为了能有个照应,姑就嫁到了本村。娟子自小就经常在姑家吃住,她家没少沾了姑家的光,逢秋过麦都是姑家帮忙完成的,平常缺这少那也都去找姑家。因此娟子和姑不是一般的亲,姑也正好缺女孩,就把娟子当亲闺女疼。姑父以前贩鸽子,以后拉长了产业链条,搞“养加销”一体化,还注册了公司。娟子的爸妈也在公司干活。这些年肉鸽行情一直很好,姑家也狠狠地赚了一把,数钱数到了手麻。

前年娟子买楼房,姑家给了四十万,明确说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,没有就拉倒,保证不给要,省得了娟子去贷款。这个支援力度确实很大,让同事羡慕死了。因此小两口打心里感激姑姑一家。今天大川就打算好好招待姑父,走时再给他带上两箱上等的小米原浆。

大川要去的是东宋市场,他盘算着去买点新鲜蔬菜,再来几样硬货。买完蔬菜、猪耳、牛肉,大川又去买盐水鸭。来到摊位前,发现旁边围着一圈人正在说话。他有些纳闷:日头这么毒,都过了饭时了,这些人还瞧什么热闹呢?便停下自行车,过去看看,是一个小孩坐在地上哭泣,看模样快两岁的样子,身上衣服脏兮兮的,脸上也花儿呼哨的。大川一问,才知道这是个走失的小男孩,刚才从北边哭着过来的,孩子太小了,问他家在哪个地方、爸爸妈妈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他都不吱声,有人已经报警了,说一会儿来人。

大川是个心善的人,遇到别人碰上困难的事总要帮一把。他曾经在体育场捡到过身份证,看证上的出生年月估摸是个学生也快高考了,知道这个学生一定很着急,就按身份证的地址通过乡镇办公室打听村支书的电话,转弯跟这个学生的家长联系上了。他也拾过一个钱包,里面有三千多元钱和好几个银行卡,交给110后完璧归赵了。去年秋天在马路上遇到一位摔倒的妇女,他二话没说就送她去了医院,还给垫付了医疗费,过后那妇女还来家感谢他。由于好事做得多,他还获得过“县十大好人”提名奖。话说回来,他也丢过一次汽车钥匙,在网站上发了寻物启事,找是找到了,但是那人向他要了二百元辛苦费。大川有点生气,不过想想总比再配钥匙省钱,也就心理平衡了。十个手指还不一般齐呢,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好人越来越多了才能带动社会风气越来越好。

大川决定帮助这个孩子。他猜测天热孩子口渴,便买了一小瓶矿泉水给孩子喝,果然小家伙接过去就“咕咚咕咚”地进去了半瓶,又给孩子擦干净了脸,看表情孩子不怕他了。大川心想:这时候孩子的家长肯定急疯了,要是早找到他们最好了。这个街长也就三百米,一眼能看到头,与其现在让孩子在地上坐着等,还不如抱着他在街上打听一下有认识的吗。于是他抱起孩子,给孩子买了串葡萄,对摊主说,我抱着他在街上问问,要是找他的人来了你喊我一声就行。摊主认识大川,说,好的。

大川抱着孩子边走边问两边的摊主,都说不认识。有的说送到派出所不就完事了,你忙活啥?眼神怪怪的。一位正在肉摊旁边躺椅上午休的大胖子,脸上盖着把蒲扇,被叫醒后汹汹地说,叫什么叫,刚睡着,不懂礼貌。大川没理会他,倒是联想到了电视剧《水浒传》中正在快活林店前睡觉的蒋门神。来到十字街口,大川四面打听了一遍,也都说不认识。他只好抱着孩子赶紧返回盐水鸭摊前,又到旁边给孩子买了个包子吃着,就在摊旁坐下来等待。孩子看着他直笑,看来是和他熟悉了。

就在这时,娟子来电话了,质问:怎么还没回来啊,是不是迷路了?大川刚要回答,就见一辆三轮电动车开到跟前戛然而停,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车上跳下来,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臭人贩子,你为什么抢我的孩子?”说着,来到大川面前,朝他脸上“啪啪”两巴掌,接着又狠狠地搲了两把,然后一把从他手里夺过小孩,死死地抱在怀里,嘴里还不停地骂,孩子吓得“嗷嗷”地哭叫。大川被打懵了,脸上火辣辣地疼,一摸,出血了。骑车的男人赶紧过来说好话:“对不起大哥,恩人,是我们买菜时丢了孩子,她脑子有病……”。这时警车也赶到了,摊主们都过来说明情况,指责这个女人。大川看女人的眼神和动作确实不像正常人,不再生气,就和警察作了解释,然后快步向盐水鸭摊走去。他知道家里一定等急了。

大川赶紧往家骑,妻子又来电话了,这次明显有了火药味: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,买个菜这么磨叽,你死在外边了吗?大川说,为了一个小孩耽误了,这就到家了。

大川进了门,一看只有娟子一人,发现娟子眼里喷射着凶光,胸脯一起一伏的,就小心翼翼地问:姑父出去了?娟子恶狠狠地指着他:恩人来了你故意晚回来,忘本的玩艺,人家早气走了,有你这样的吗?是不是在外边干了瞎包事了?说完娟子一把夺过方便袋,“哗啦”一下全扔在了地上。大川想挽救菜肴,一看娟子暴怒,没敢阻拦,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。娟子又质问:小孩是怎么回事,你脸上是谁打的?我今天只要你一句实话。大川平常就“惧内”,见娟子想歪了,不免心里紧张,嘴巴有些打哏:不要、误会,你、听、我说。娟子气得大哭起来,怒骂:肯定心里有鬼,说话都气短了。你们臭男人都是一个德性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这日子没法过了,离婚。说完,就抓住大川的上衣捶打起来……

这时,大川裤兜里的手机响了,娟子住了手,抢过手机,一看是在公安局的大川外甥打过来的,外甥说,舅,我刚听到同事说,你做好事被打了,没受伤吧?

又一会儿,姑父给大川打来电话:刚才接到家里的电话,有新客户来签合同,我就急着往回赶了,有机会再玩。

作者简介

许元山,笔名一川,齐河县人。曾在国有企业、政府机关工作,发表过通讯、诗歌、散文等作品。


德州日报全媒体出品

编辑 | 李玉友
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加拿大28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